168信息港

首页 > 手游 > 广德县水务局 “把脉问诊”推进重点工作

广德县水务局 “把脉问诊”推进重点工作

168信息港 2019-02-16 18:17:44 编辑:杨敏 点击:33282
字号:T|T

“圣境,如果我们有一个圣境高手坐镇的话,那么谁还敢欺负我们!”一刀斩落,石破天惊,无数的邪气凝聚而起,朝着无名铺天盖地席卷而去。听到那少女对那头黄金狮子的称呼,无名心中的忌惮就更深了,因为他知道,那头黄金狮子,就是来自于万妖岛上,而这少女和那头黄金狮子熟识,显然多半也是来自于万妖岛上,这是最让无名忌惮的。

“无名,你现在要突破圣境最好的方法就是炼丹,以丹药之力,助你冲关!”无名脑海之中猛然冒出了天莫的声音,虽然依然虚弱,但是比起之前可以说已经是好的多了。“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救这废物?难道不怕得罪我们大魏国四皇子么?”那个老者见到眼前这两个身着月白色长袍,头上带着怪物面具的人影,顿时一阵心惊肉跳。

  新华社拉萨2月15日电 题: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DD天路之巅看不见的“轨枕”

  新华社记者周健伟、白少波、张京品

  唐古拉,意为“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

  2006年,青藏铁路纵跨唐古拉,“钢铁巨龙”穿越世界屋脊。

  随后,唐古拉线路工人接替建设者,进驻“生命禁区”,养护维修青藏铁路这段海拔最高、灾害最多的125公里冻土线路。

  春运时节正值隆冬,平均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区风吹石头跑、雪打如刀割,氧气含量不到海平面的40%。

  为确保火车安全通行,上百名线路工、劳务工坚守在这里,顶狂风战暴雪,排除冻土、大风、塌方等危害铁路安全的险情,用血肉之躯铸成一根根看不见的“轨枕”,托起青藏铁路安全运行的奇迹。

  石头都磨不透的“铁人”

  早上8点半,天刚蒙蒙亮,嘹亮的哨声划破唐古拉的宁静。

  32岁的工长扎西旺堆从床上一跃而起,穿衣洗漱在几分钟内完成。他一边系衣扣,一边往食堂快步走去,把一句话甩在身后:“今天上午有一个小时的维修‘天窗’,不抓紧怎么行!”

  青藏铁路通车已10多年。随着需求不断增加,每天运行的列车已达数十趟。

  扎西旺堆所说的“天窗”,是列车运行间隙的抢修铁轨时间,一次仅一个小时,但是要提前几个小时准备。“必须争分夺秒。”扎西旺堆嘴里嚼着饼子,一字一顿地说。

  唐古拉极度高寒缺氧,快走两步就头晕目眩,胸口憋痛。工人们抱着20公斤重的捣固机,身体伴随着机器轰鸣剧烈抖动,将道渣捣实、固定。短短几分钟,汗水就在额头上冒出,又很快结成冰霜……

  扎西旺堆满嘴胡茬、脸庞黝黑。今年是他在青藏铁路唐古拉线工作的第12个年头。这个藏族汉子,在工友口中是连石头都磨不透的“铁人”。

  扎西旺堆的家在拉萨,2003年初中毕业时,他从老师口中听说铁路修到了唐古拉山,以后会需要很多铁路工人,就报考了包头铁道工程学院的中专班,成为定向培养的西藏第一代藏族铁路工人。

  青藏铁路通车的第二年,扎西旺堆毕业,分配到唐古拉线路车间。从铺道渣,清筛整理道床、边坡,到更换、放正和修理轨枕,调整道岔,拨正线路,再到起道捣固……扎西旺堆跟着老铁路工人学起,掌握了十几道工序,稚嫩的双手也渐渐长出一层又一层老茧。

  现在,扎西旺堆负责起道捣固前的轨道数据检测工作。这要求熟练运用轨检小车、道尺等,牢记两个铁轨的轨距和水平高低范围,“差一毫米,就会影响旅客在火车上的舒适度,铁轨的使用寿命也会缩短。”

  “当铁路工人,干的就是‘硬活’,就要敢碰硬。”大多数时候,扎西旺堆需要跪在铁轨上,侧身脸颊贴地观测铁轨的水平高度是否达标,每天平均要跪下三四百次。久而久之,扎西旺堆除了手上的老茧,膝盖也磨出厚厚的茧子。

  为铁轨而坚守的人们

  唐古拉山的冬季时间超过半年,最低气温达零下40摄氏度。面对艰苦的自然环境和恶劣的气候条件,唐古拉线路工人没有退缩、没有怨言,在人类难以生存的环境下,创造了4300多天安全运行的纪录。

  10多年来,唐古拉线路车间所有工人和劳务工在两根铁轨上工作,也在两根铁轨上生活。车间22名职工、88名劳务工,每天想着的就是确保青藏铁路畅通,让每一辆列车安全平稳通过。

  “来到雪域高原,我们就爱上这片土地;既然选择这份职业,我们就只顾风雨兼程。”驻地楼道里的标语道出了工人们的心声。

  四五月份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是唐古拉山依然处在冰雪期。2015年5月的一天,在风雪中劳累了一天的职工带着疲倦进入梦乡。凌晨1点多,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大家叫醒:“紧急任务,K1309DK1316段线路被大雪掩埋,影响行车,需要立即施工抢险。”

  车间党支部书记郭登岭、车间主任李彪林立即带领应急队赶往现场,发现线路积雪已高出轨面10多厘米,马上带头组织人员清理。狂风夹杂着雪花打在脸上生疼,零下20摄氏度的气温刺骨寒冷,应急队连续奋战5个多小时才将积雪清理完毕。

  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洗把脸,又有道岔因积雪积冰无法转换,职工们又投入另一场战斗,直至早晨八点半积雪才全部清理完。唐古拉初升的朝阳下,一列客车安全驶过,每一名工人黝黑的面颊上,都洋溢着自豪和骄傲。

  挺起奋斗者的丰碑

  巍巍唐古拉,高耸入云天。

  海拔5068米的唐古拉火车站是无人值守火车站,每年一半时间都矗立在风雪中。只有少数列车为了临时会让,才在唐古拉站短暂停车。

  车站可以没有站长,但是,铁轨离不开线路工。扎西旺堆和工友们长期守护唐古拉线的铁轨,不少人患上了高原病。

  2006年,青藏铁路格拉段开通运营之初,车间为解决职工就餐问题开办了食堂。但是因为生活环境艰苦、自然条件恶劣,聘用的厨师不到两个月就走了。

  时任工长李彪林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硬是让妻子关掉城里的美容用品店,把3岁孩子扔给农村老家的父母,跟着他来到唐古拉为工友们掌勺做饭。

  李彪林说:“作为雪域天路上的守护者,双肩挂雪、面对寒风坚守在铁路上,就是为了守护每一名旅客的归途。”

  李彪林和他的工友们说不出什么豪言壮语。就是这样一群普通人,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平凡劳动中,铸就了不平凡的人生。前几年,线路工余国军的老父亲因病突然去世,由于手机通讯不畅,当他得知后已是次日,加上工区离西宁1300多公里,要赶回去最快也得3天。说到这里,他再一次流下了泪水。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中国铁路青藏集团有限公司旅客和货物发送量分别达1655万人次、3400多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0.3%、5.8%,其中旅客发送量创历史新高。今年春运期间,青藏铁路预计将发送旅客148万人次。

  在“生命禁区”,唐古拉线路工人用生命守护天路通途,挺起一座奋斗者的丰碑。

不过无名也只是莞尔一笑,毕竟他看重的本来就是这个组织不束缚他的自由,只要没有任务,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算有任务也可以不接,这辈子都不接一个任务也是可以的。他心下凛然,这是要将他当场致死,不给任何的反抗的机会,不然的话对付他一个半圣竟然使出全力,他一百多年都不在虚空学府之中,显然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真正战斗力,那么就只有唯一的可能,那就是下死心要致死自己。

  号称“神仙打架”的“史上最拥挤春节档”,却成了各家片方史上最焦虑春节档。大年初二(2月6日),电影才刚刚上映一天,春节档的所有影片就齐齐在网上出了资源。不是枪版,而是连片前广告都原样带齐的高清版本。有人在朋友圈和微博上以“一元一部三元打包”的价格叫卖,也有人在各个微信QQ群里携资源给群友们“拜年”。

  各家片方基本都在“焦头烂额”中度过,专业的检测机构在春节期间尚在放假,目前也只能依靠反盗版的第三方公司24小时监控删稿。但已经流向网络的影片资源,尤其是网盘链接层出不穷,有片方已经表示删到“没脾气”。

  到年初五(2月9日),全天的观影人次已经下降到1905万人次,比去年同日下降了将近100万人。而今年的票价高于去年39.8元,达44.5元。

  2月10日,国家版权局发布声明,表示将严厉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保护优秀国产电影,对严重的侵权盗版分子,将移交公安部门采取刑事手段予以严厉打击。

  春节档所有的影片都出了高清资源

  排在春节档目前票房冠军的《流浪地球》是最先因盗版发声的。导演郭帆和制片人龚格尔分别在微博上呼吁网友支持正版并希望大家帮忙举报盗版链接。随后影片主演李光洁也转发微博。出现盗版的第一天,制片人龚格尔就估测,该片的单点链接平均观看次数在2-10万,甚至更高。当日龚格尔估算全部春节档影片网络盗版观看数量超过2000万次,随着下载和传播量不断扩大,这个数字也是几何倍递增。

  猫眼专业版对流浪地球的票房预测,已经从几天前的53.3亿下降到51.47亿,两亿票房的“蒸发”,已经等同于一部发挥还不错的中等成本电影票房。

  《流浪地球》是一部注重视效的科幻大片,片方一面收集链接,一面收到大多数网友的回复,“这片子不去电影院看没意义”。相比之下,其他几部没有那么倚重特效的喜剧受到的影响甚至更大。

  《飞驰人生》的制片人李雯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发行那边现在专门安排了4个同事24小时监控,同时委托了两家第三方反盗版公司在维护,每个小时汇总新的盗版链接,有一些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屏蔽,有一些是想方设法找到网站的人沟通删除。”李雯雯透露,目前收到的链接里有粗糙的“枪版”,也有带贴片广告的链接。“我们发现的每个版本都会下载下来去检查,理论上这些画面上会有水印,如果是盗录的话可以查到对应流出的设备,电影局昨天已经来找我们了,他们也要求我们每小时给他们汇报,他们也有在帮忙删除,影片卖给的新媒体的版权方也在帮我们一起删除,现在有很多方面一起努力在堵,希望可以减少一些传播。”

  今年的泄露是全方位的,所有的影片都流出了高清版,这是让片方们都措手不及的。因为影片清晰得完全不像是摄录,而是像从源文件拷贝出来,这样的集体泄露就显得尤为可疑,有业内人士将其称为“中国电影史上最大泄露事故”。

 图为《流浪地球》官方宣传海报之一。 钟欣 摄
图为《流浪地球》官方宣传海报之一。 钟欣 摄

  记者联系几家春节档的片方,无论是《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这样的头部影片,还是《神探蒲松龄》《廉政风云》等票房并不算理想的片子,都因为资源泄露而头疼不已。

  盗版年年有,但今年出得太早了

  已经连续征战六届春节档的《熊出没》,也没有逃过盗版的噩运。从上映第一天年初一晚上,就开始奋战在删链接的道路上。

  “这次看到极高清的版本,连片前打包的广告都有,我们也很震惊。”《熊出没?原始时代》出品方、发行方乐创文娱高级副总裁黄紫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般制作拷贝龙标前带贴片预告的拷贝,会提前十几天完成发到影院,影院等待密钥年初一生效。因此具体也说不准是在哪一步上出了差错。“但这次的高清就像是直接端口输出的,不像是盗录。”

  尽管有反盗版的团队在日夜奋战,但“反盗版的公司也不是执法机构,一般大网站也不敢盗要承担法律风险,小网站很多都是个人,压根追查不到。尤其现在大量的是百度网盘的链接,这个技术要是能破了,好多问题早就解决了。”

  黄紫薇参与过五部《熊出没》的出品,李雯雯也带着《乘风破浪》在春节档厮杀过,对于盗版,她们都有心理准备,但万万没想到,今年会来得那么早,而且传播的势头铺天盖地。

  “一般第一天就开始有盗版,对电影来说也不稀奇,但都是枪版,那种画质很差的,现在有要求观众也未必愿意看。但今年是所有片子一起出来高清,这个是太不寻常了,而且传播的渠道特别多,这两天我手机、微信,时时刻刻在收到朋友给我发来的盗版链接,不只是从事影视的朋友,普通亲戚都能到处看到转发给我。传播的特别多。”

  “《熊出没》这么多年一直有盗版,但以前可能每天收到几个,今年是每分钟收到几十个。一开始还特别着急说怎么办赶紧删,现在手机一整天都在收链接,已经没脾气了。”黄紫薇很无奈。

  发链接像发红包,令电影人心寒

  黄紫薇说到今年收到盗版链接的情况,简直又好气又好笑。“我看他们群里分享链接说的什么‘不用感谢我,请叫我雷锋’,什么‘携链接给大家拜年了’,好像是拿一个发红包的姿态在发资源,我说我们的版权意识、法制意识这么欠缺,完全没有意识到传播盗版其实是违法的行为。我们辛辛苦苦投入那么长时间、那么多精力去做一部电影,会觉得挺寒心的。”

  不过黄紫薇也表示,《熊出没》相比其他片子,受到的影响是最小的,“因为合家欢这个定位,孩子在家里也摁不住啊,还是得带他们到影院去。但其他几部电影确实受影响会比较大。”

  正月初四(2月8日),记者所在的一个养猫群收到了一位网友“拜年”的链接集合,三个小时后,另一位网友在群里发言“刚看了流浪地球,谢谢群友分享,没让我把钱浪费在电影院。”随后有其他群友表示,该片还是值得去影院看视听效果。

  另一个豆瓣观影团的群里,有人扔出网盘集合链接,被影迷群友diss后随即删除,但也有群友表示今年电影票价实在太贵。

  2月5日,2019年春节档第一天,单日票房创纪录地达到14.33亿,同比增长12%。单观影人次却仅为3174万,同比下降2.7%。同时,平均票价高达45.2元,同比增长15.3%。今年春节档观影人次下降,单片票价上升。

  记者联系那位在网上观看《流浪地球》的网友,对方表示,自己其实一开始对影片并没有多大兴趣,看身边的人都在推荐,正好有链接就去看了。该网友表示如果自己感兴趣的电影,比如《飞驰人生》,她会选择去电影院,自己去年一年在电影院里也花费超过2000元,并不是一个热衷看下载的“伸手党”。

  另一位在群里发链接的网友则表示,“万一有人想看呢,毕竟电影院的票价贵。”

  《流浪地球》自不必说,看盗版的观影效果必然大打折扣,该网友表示自己向来不喜欢“宏大”,除去视听感官的刺激后,故事并没有能够打动他。《流浪地球》的微博上都是呼吁必须看影院版的“自来水”,一些影迷群里还有影迷相继打卡4D,体验更极致的感官效果。

  《飞驰人生》的制片人李雯雯也呼吁还没看电影的观众能够走进影院感受电影的氛围,“一方面赛车戏非常注重声画,在大屏幕上看效果是大打折扣的。另外即便是前半部分的喜剧,和一群人一起笑体会到的那种集体观影相互感染的效果,也是独自在电脑前体会不到的。”

  盗版是一条产业链,传播也犯法

  除了群里“学雷锋”的搬运工们,更多的链接被在咸鱼和各种贴吧论坛上低价叫卖,一到两元一部,5到8元则可以打包。这样的“产业链”存在依旧,经常在网上找资源的网友一定不会陌生。标题放出某某影片高清资源下载,之后要求加微信私聊的情形。

  近年来,关于影视盗版黑产链的报道隔三差五就能刷屏,可真正能够整治的却是寥寥。以往有热播剧上线时,网上可以通过88元成为“代理”,各个视频网站的“会员权益”就能永久享受,还能自己发展下线,售卖这些资源。而自己拉来的下线,则需要向上级交大十几元的“管理费”,类似“传销”的模式在网上已经存在多年,据前些年的调查报道,售卖者谈到,他们都是“有团队的,来源都正规”。也有售卖者指出“可能是内部人士发出来的”。今年春节档,《北京青年报》的记者联系上的资源售卖者“代理费”已经涨到了198元。

  而流出的这些资源中,无一例外都打着澳门某赌场的小广告,这也是这条黑产链中高频出现的广告主。事实上,赌场、情色网站,网页游戏广告在下载的电影资源中非常常见。

  《流浪地球》《飞驰人生》等片方都表示,目前主要精力还在删链接这一块,后续的追责要等到春节过后。“等到春节假期过去,电影局那边都上班了,相信可以通过查水印的方式追责到泄露方。”李雯雯说。

  “其实我们这次做了好多防盗措施,每个环节都是三层防盗,但是据说这次盗的手段也非常高。”一位负责《流浪地球》华东地区的发行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记者咨询了上海电影技术厂一位熟悉电影拷贝制作的工作人员,对于今年春节档影片集体泄露一事,她也十分好奇。

  这位工作人员分析,每台放映机有自己的水印,如果是枪版可以看出来;“如果是源文件复制的环节,每个制作部门都有可能流出。影院直接出文件挺难的,一般片方给到影院的都是加密DCP,单凭影院自身要解开的可能性不大。”

  对于防盗版的技术,这位工作人员透露,他们通常制作发往不同电影节或者展映活动的拷贝或者高清蓝光碟,“可能会打一个暗水印,用于区分版本,比如每隔十分钟或者十五分钟有一帧画面上有水印,观众肉眼是看不出的,但如果万一泄露了,我就能够查到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全国发行的影片不可能每个影院做专属拷贝。也可能是一个第三方的制作公司获得了可以破解某个母盘制作公司密钥的方法,如果是影院端泄露,这就可能是一个很深的产业链了。”

  早在2016年11月,广电总局电影质检所宣布与瑞士NexGuard公司签署了独家水印保护授权协议。通过这项技术检测,一小时内,NexGuard就能精确定位盗版内容出自哪家影院的哪一个场次,为片方维权提供鉴定报告。

  2016年12月,国内首例因盗录院线电影而入刑的判例产生。公安通过水印追踪到湖北男子卫某在湖北省阳新县银兴影院盗录了当时正在上映的影片《我是证人》,继而追查到卫某盗录一系列影片在自己的私人影院播放牟取不法利益的事实,对卫某判处10个月有期徒刑并罚款5000元。随后,公安又在山东、四川、陕西等地破获了多起类似案件。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未经著作权人的允许,在网上传播盗版电影的下载链接(排除合理使用等情形),可能会侵犯电影作品著作权人的发行权和网络信息传播权,从而承担法律责任。

  今年2月2日,国家版权局就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批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该名单包含大年初一上映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新喜剧之王》《小猪佩奇过大年》等8部贺岁片。要求各地版权行政执法监管部门应当对本地区主要网络服务商发出版权预警提示,加大版权监测监管力度。对于未经授权通过信息网络非法传播版权保护预警重点作品的,应当依法从严从快予以查处。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相互之间剧烈碰撞。“我没说谎,他确实只是凡体!”百晓生淡淡的说道,根本不被赤天的气势所影响,“他疑似修炼上古练体功法,霸体诀!”无名眯了眯眼睛,眼中杀意直冒。